新聞資訊News Center

戶用光伏該不該進行規模管控?

2018-05-17 112 分享

近日,“戶用光伏也要管控”的話題在業內引發爭議。有業內人士表示,政府和企業以及媒體投入了巨大精力才喚起了民眾對戶用分布式光伏投資的熱情,不應該通過政策調整來打消民眾的積極性,應該讓這個市場自由發展。在此,還是通過補貼角度來分析為什么國家能源局有必要對戶用分布式光伏進行管控。

如不管控,連戶用光伏的補貼都發不起了

有觀點認為,國家相關部門不應該對光伏市場進行太嚴格的管理,應該讓市場自行發展,不要搞“計劃市場”。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幾乎所有的光伏發電項目都依賴于補貼,只要有補貼,就不是“自由”市場。所以,對于需要補貼的光伏發電規模,國家相關部門都有義務和權利進行管控。

既然是以補貼為核心進行分析,那就先以主管部門不進行規模來做預設。

按照國家電網發布的《促進新能源發展白皮書2018》所公布的數據,2017年國網地區新增接入的居民分布式光伏發電并網戶數達到31.5萬戶(2016年為12.9萬戶),容量規模為3.07GW(2016年為0.99GW),平均單套規模從2016年的7.7千瓦/套增長至9.8千瓦/套。

如果按照這一增速,2018年居民分布式有望突破80萬戶,容量規模超過8GW。多位居民分布式光伏從業者今年初在不同的公開場合也表達了對今年超過80萬戶新增規模的預期。

在規模不進行管控的情況下,按照較為樂觀的預測,到2020年底戶用光伏可達32.34GW。而前六批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貼目錄中的光伏項目總量為34.3GW。即便前六批目錄的存量項目所需的補貼強度是戶用光伏強度的1.5倍,在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沒有得到顯著補充的情況下,到2020年底,32GW的戶用光伏及約20GW的光伏扶貧項目將完全“吃掉”前六批目錄中所需要的補貼,而工商業分布式和光伏領跑項目的補貼也將遙遙無期。

如果考慮光伏扶貧、戶用光伏和自發自用工商業分布式光伏項目不拖欠補貼的條件,如不進行規模控制,預計2018年底這三類總量或將達到,其中光伏扶貧10GW、戶用光伏超過12GW、自發自用工商業分布式光伏10GW,這些超過30GW的項目占用的補貼不僅讓第六批和即將下發的第七批補貼目錄中的項目無望拿到補貼,還將影響到部分前五批目錄中的光伏項目補貼的及時發放。

目前國家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用于風電、光伏、生物質三種主要類型,另外地熱、獨立工程和接網工程也占據了很小的一部分補貼額度。目前進入前六批補貼目錄的可再生能源類型裝機為:風電299.8GW、生物質發電18.9GW、光伏34.3GW。國家主管部門也很難把更多的補貼從風電和生物質發電向光伏來傾斜。

所以,站在補貼缺口的角度,各種光伏發電模式都將受到嚴格控制。

戶用規模多大合適?

在經歷了2017年戶用光伏的迅速發展后,多家戶用分布式光伏從業企業紛紛調高了今年的業績,某龍頭企業甚至報出了20萬套的目標。面對行業的“火爆”,一位逆變器企業的負責人冷靜的看待市場的發展,“40萬套的規模足夠行業發展、消化了。”另一位業內人士表示,“2016、2017年行業的火爆吸引了很多不具備強大競爭力的企業涌進來了,有些二、三線組件企業產品品牌沒打響、產品不好賣,就涌到戶用市場里來了,給行業帶來了風險。”

1415321976799874副本.jpg

如果控制戶用光伏的規模,控制在多少量合適?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分布式光伏的總量基本確定了10GW的規模,多位受訪人士表示,3-4GW是一個合理的規模。“如果規模控制了,估計很多希望在這個領域撈一把就走的安裝商就慢慢會被淘汰,剩下的是那些真正想把這個行業做好的企業。”

用什么手段控制戶用規模?

“如果對各省的規模進行控制,比較擔心有出現‘黃牛’,反而影響行業的發展,”有業內人士對于規模控制表達了上述擔憂。在這位人士看來,如果進行規模管控的話,如何保障合理的分配規則,也成為主管部門要仔細考慮的要點。

一位受訪人表示,可以把規模分到區域或省份,根據并網時間納入到規模中,在接近規模上限時發出預警。另一位受訪人表示,可以根據備案時間,留出來3個月的并網周期,如規定時間內無法完成收回。

山東、江蘇、浙江、河北、安徽、廣東、河南等地是居民光伏發展比較迅速的地區,或許主管部門會對這些區域的規模做適當傾斜,但其他地區如何平衡?

戶用規模的管控必然會到來,但執行細則需要更全面的考量。

即便有了10GW的分布式光伏規模管控,到2019年底,超過30GW的分布式光伏和15GW的光伏扶貧,對存量光伏電站的補貼到位及時度也將帶來很大的影響。


新聞搜索

分享到

返回列表

内蒙古快3预测推荐正文